普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普中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巨头的游戏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4:47 阅读: 来源:普中板厂家

巨头的游戏

7月10日,沉闷已久的“两桶油”再度强势爆发。巨量买单密集现身。如上午11时19分,其中一笔成交就高达14330手。而尽管当天中国石油收盘微跌一分,但其已出现了令人惊奇的“十连阳”。

石化双雄“暴力哥”走势

此轮连涨是中国石油上市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此前其曾在2009年3月16日至3月24日出现过连续8个交易日上涨。

对于“两桶油”的异动护盘,一位深圳私募人士直言:“资金护盘,那就说明有不能跌的理由。主要意图可能就是为IPO重启保驾护航。”

7月10日,“两桶油”遭遇上百个9900手大单护盘。此后,中国石油盘面出现了29个4444手买单。以此计算,29个4444手买单合计为1288.76万股,合计金额为1.04亿元。显然,这不是普通账户能够挂出的成交单。分析人士认为,大资金对中石油的买入行为可谓随意挥洒。

对此有私募人士愤慨地表示,“如果普通投资者敢挂这么多个9900手大单,你看会不会被查?”而对多个9900手大买单又变成4444手买单,该私募质疑:难道大资金就可以这样“调戏”市场?

该私募人士指出,这种行为与证监会发布的《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中规定的“连续交易操纵”行为特征很相似,具有“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等特点。

有分析人士认为,多个数字重叠或连用通常代表一种盘口语言,操盘手都有自己的语言或约定信号,可以用来警告、约定、迷惑、引诱等。

石化双雄的走强为大盘企稳助力颇多,一种声音认为,石化双雄大涨,历史上多为诱多,从2007年开始,每次行情要结束时,主力就会启动这两只股票,特别是2007年底,中国石化一度翻番,但历史大牛市也结束了。当然,这次石化双雄大涨,市场处于历史低位,并未出现什么上涨行情,难道还是诱多吗?联想IPO重启在即,大象跳舞意在护航IPO重启,也不是不可能的。

另一种声音则认为,随着石化双雄的股价越来越低,其投资价值也出现了,这也是资金进入的一种理由。历史上,中国石油常常扮演着护盘的重要角色。2008年1月29日至31日连续3天拉升,1月31日强势上涨3.60%,但沪指一直跌到当年10月28日最低点1664.93点,才出现反弹。2011年9月底,中国石油一度6连阳,沪指却5连阴,一路跌至2012年1月6日最低点2132.63点。

两桶油业绩不断恶化

一边是强势护盘,一边是业绩亏损。中石油、中石化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

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2012年年报显示,尽管两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9.6%和11.2%,但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大幅下降。2012年中石油净利润为1153亿元,同比下降13.3%;而中石化净利润为639亿元,同比下降12.8%。一个月前,中国石油这个中国能源老大的全球市值便蒸发了350亿美元,全球市值排名从第六降至第12位。

不仅如此,一边是跌破一升汽油价的股价以及近万亿的高负债,一边却是源源不断的国内新建项目和海外收购项目,如今的中国能源老大中石油的苦恼正渐渐被放大。

6月25日,中石油A股股价再度刷新历史低点,收盘报收7.39元,盘中最低7.08元,跌跌不休的股价被网友吐槽为一股中石油股价不及不少地方的一升汽油价格。

中石油股价的不断下跌,其背后的影响因素无疑是中石油业绩的不容乐观。数据显示,中石油今年第一季度负债规模仍在攀升,已增至1075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6.82%。

有业内专家认为,中石油负债比率上升、巨大的资本开支,使得贷款利息正严重蚕食盈利,将进一步拖累其盈利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提高。

不容置疑的是,中石油的财务状况正在恶化。2007年A股上市募集的资金曾经短暂地改善了公司的财务状况,然而,截至2012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已经比2006年末还要高15.19个百分点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石油自身的盈利能力正在逐年下降,自身造血能力受到业内质疑。中石油财报数据显示,其2011年净利润为132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9%,2012年净利润为115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3.3%。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为360亿元,同比下降8%。

油品升级成本消费者买单

随着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的提高和消费量的快速增长,中国炼厂加工原油中高酸、高含硫的劣质油比重日益增加。随着油品升级压力日益加大,要求降低成品油中硫含量,生产企业就必须再上马一些脱硫装置。2010年、2011年、2012年三年,中石化在炼油板块的投入逐年增加,分别为200亿元、258亿元、321亿元,预计2013年还将继续增加至338亿元。在这三年中,中石化并没有启动大的新建项目,这一逐年上浮的数据,主要是为优化工艺、改善产品结构进行的优化投资,其中油品升级占据了总投资额的相当比例。

在已实施京V标准的北京成品油市场中,目前93#京V的批发价格已达9250-9300元/吨;几百公里外的山东省,当地地炼企业生产的93#国III汽油,其批发价格却还维持在7700-7900元/吨,油品升级的成本最终被转嫁给了消费者。

油品升级成本应该主要由石油垄断企业买单。多年高油价带来的暴利积累使得石油垄断企业有承担油品升级成本的能力。然而,现实却是升级的费用最终落在消费者头上。

对此,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表示,“就是涨油价,不用讨论更多。如果油品升级有成本上升,那就是要消费者来承担,不要推给中石油、中石化,应通过涨价的方式,最后由消费者承担,成本是多少,直接放到油价里面。”

这里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悖论:企业产品升级,却要由消费者倒过来补贴企业。如若连这种强盗逻辑都可以成立的话,真不知天下还有什么道理可言。所谓的“将环保成本纳入能源价格”,无非在给财大气粗的垄断企业获取暴利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

2013年6月7日,天则所在北京发布了其接受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的委托,而做的关于“中国原油与成品油市场放开的理论研究与改革方案”。根据该研究方案显示,“石油垄断扭曲收入分配,违背公正原则。2000年-2011年,三个垄断石油公司少交的利润高达14701亿元。而在收入水平上,却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如2010年中海油的人均薪酬约34万元,是社会平均水平的10倍左右。”

研究发现,“石油垄断体制导致了全社会的巨大效率损失。2001年-2011年石油产业的福利损失高达34770亿元。”

研究显示,2009年到2011年,国内柴油的价格跟国外主要几个国家加权的价格数据相比,高出30%强。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