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普中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离婚之后的爱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4:36 阅读: 来源:普中板厂家

越怕遇到谁,越是遇到谁,你说怪不怪?下班的时候,米苏在电梯里碰到范浩波,真是冤家路窄,越不想碰到谁就越是碰上谁,这世界怎么这么小呢?

范浩波是米苏他们公司的客户,常来常往。一年前还曾疯狂地追求过米苏,只是米苏对他这样俊朗的小男生不感冒,男人太过干净漂亮,女人觉得没有安全感,尤其是米苏,比他还大两岁,所以范浩波追她的时候,她一直在后退,终于退到墙角,然后不得已说了很伤人的话。

米苏说,你什么时候长大了,有了自己的车和房再来追我不迟。米苏的心里,喜欢那种老成持重,能给她父兄一般纵容和宽容的男人,所以她选择了沈重。闺蜜桑格举双脚赞同,桑格说,沈重有车有房,最主要是他稳重成熟有脑子,不知比那个浮浪的花瓶范浩波要强出多少倍。

闺蜜的意见虽不是决定性的,但很大程度上来说,也是建设性的。

米苏结婚那天,范浩波也去了,喝得大醉。范浩波大着舌头说,你这个物质至上的小女人,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距离那一天,也仅仅只过了395天,米苏就离婚了。

原因像所有的老套电视剧一样。米苏出差,回来的时候想给沈重一个意外的惊喜,所以没有通知他。可是回到家里,她就疯了,沈重和一个女人在她的床上颠鸾倒凤。米苏就发飙了,她甩了沈重一个耳光,把桌子上茶几上的东西统统扫到地上,然后和他离了婚。

杀出围城的米苏,彻底被打败了。她酗酒,吸烟,衣着邋遢,每天像个没睡醒的怨妇似的,看见人就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沈重那么老实的男人,竟然都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可见谁都靠不住。

此刻,她和范浩波狭路相逢在这个方寸空间中,挨得那么近,米苏仿佛感觉到他的呼吸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头发上,她的脸不由自主就红了。上一刻她还口口声声说只有沈重那样的男人才能给她安全感,下一刻她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范浩波这个帅得让人窒息的小男人还不得站在河岸上看笑话?

范浩波怜惜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半天方说,你瘦了。米苏想,这个城市这么小,他肯定什么都知道的,所以索性豁出去了,不就是想看笑话吗?让他看个够。米苏笑,说,杀出围城很耗体力,能不瘦吗?怎么,想给老姐吃点好的补一补?范浩波说,我带你去吃点好的,你肯去吗?

米苏笑得很难看,很浪荡地说,算了,姐的笑话你也看够了,你找别人玩儿吧!姐回家去了。

走出电梯,米苏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唏里哗啦地落下来。

离了婚的米苏,其实还不到28岁,可是风水轮流转,现在的米苏再也不是当初的米苏了。当初的米苏骄傲、矜持、美丽,可是离婚之后),一夜之间身价似乎一落千丈,行情跳水似的一路走低。

老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托人给她张罗相亲。用老妈的话说,女人过了三十岁,就很难再找到好男人,因为好男人不会在半路上等你,早被人家剜到筐里了,要看得准,下手要狠。米苏就是因为看人不准,所以吃了大亏,被打上了“离异”的标签,只好减价处理。

这话米苏自然不爱听,她说,妈,您老等着,我肯定能找个比沈重好的男人,肯定不会折价处理。

话虽这样说,可是米苏还是消沉多了,每天下班,都窝在家里上网,看电视,吃垃圾食品,外加吸烟,酗酒,没几天的工夫,人就瘦得落了形,而且身上除了酒气还有烟味。老妈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没用一个回合,就被她吓跑了。

老妈捶胸顿足,说了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她说米苏,你没救了,错误是沈重犯的,又不是你犯的,你干吗用他的错误惩罚自己?那样的男人早离早好,你要是等到三十几或四十多才发现沈重的龌龊下作,只怕黄花菜都凉了。趁着现在年轻,找个好男人,重新开始,什么都不晚。

米苏当然知道老妈的话是对的,可是疗伤总要有个过程。除了上班,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窝在家。桑格看不过去,拉她去逛街,居然在街头遇到范浩波,他和一个好看的女子站在路边的梧桐树下说话。

桑格恶狠狠地说,我就看不上这样的浮浪男人,仗着自己长得帅就到处留情。米苏笑,说桑格,你不是喜欢人家了吧?干吗这样跟人家过不去?桑格还想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那天,米苏像疯了一样,把卡里的那点钱全部刷光了,买了一大堆的衣服、手袋、皮鞋,回到家里,全部丢在柜子里,然后依旧衣衫邋遢、蓬头垢面地去上班。

桑格说她没救了。

米苏被强迫相了几次亲,每次相亲回来,都痛不欲生,想想人生所谓何来?女人一离婚,除了跌价,就没有什么正面的益处,看来老话真的不白说,一步错了百步歪。

说给桑格听,桑格鼻子都笑歪了。她说,离了一次婚,就成了掉书袋的老夫子了,除了疼,好像剩下的都是经验,其实错与对都是相对的,你这样一身酒气烟味,男人不被你吓跑才怪,就算你没有离过婚,你这样的骨灰级没落女,男人看到你还不是要绕道而行?听我的,先振作起来,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打扮得活色生香,有了精气神儿,男人不被你迷死几个才怪。

米苏很久都没有感动过了,听了桑格的话,心里想,还是有个闺蜜好,说说心里话,也可以不那么郁闷。

那段时间,米苏被老妈强迫相了几个,而且一个不如一个。起先是和老妈一起晨练的许阿姨给介绍了一个“海归”,说如何如何好,说如何如何优秀,就是年龄大了点。见了面才知道,岂止是大一点,简直快大一轮了,而且除了未婚这个优势,再也看不出有什么好,人木讷,个子矮,问半天都没问出几个字,而且头上已经有了秃顶的趋势,简直是未老先衰。

米苏郁闷了半天,然后从包里掏出烟,夹了一支在手里,慢条斯理地吸着,烟圈一圈圈飘向那个“衰男”,然后那个男人就站起来告辞了。

后来,米苏又相了好几个,她对一个有短暂婚史男人有点兴趣。米苏想,不知道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一时不明真相被蒙蔽了。米苏觉得这个男人还不错,衬衣领子很干净,没有长指甲,说话不疾不缓,做事还算有分寸,会体贴人。米苏是个注重细节的人,这些细节让她觉得很舒服。

即便如此,米苏仍然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直到有一天下班,单位里的一个同事对米苏说,我也离婚了,咱俩在一起将就吧?米苏不明白他的意思,问他,你是向我求婚吗?男人乐了,说,这跟求婚有什么关系?我是觉得咱俩都是寂寞的人,你懂的啊!

米苏说,那你找错人了,我虽被婚姻所伤,可是我的骨子里仍然相信婚姻,我不会和没有感觉的男人上床。

回家后,米苏哭了,这不是摆明了欺负自己吗?欺负自己没人疼。她窝在家里啃方便面看肥皂剧,那个她略有好感的有短暂婚史男来了,一看就知道他喝了酒,摇摇晃晃的,大着舌头说,米苏,今天晚上我不走了,我要在你这儿睡,你也别装了,我们都是结过婚的人,现在都单着,知道一个人的寂寞不好受,你让我留在你这儿好不好……米苏蒙了,这是什么世道,自己离过一次婚而已,怎么谁都想在自己身上揩油?只见过一次面,通过两次电话,他就跑来要跟她上床,真是疯了!米苏拉着脸说,抱歉,你看错人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随随便便的人,我信奉爱情,我不会跟没有爱的人上床。

男人说,我们都是成年人,知道彼此需要什么,都懂的,你还有什么可装的啊?米苏火了,说,臭流氓,你最好自己滚吧!不然我报警了。米苏使劲推他,往门外推,可是米苏那么瘦,怎么都推不动。

米苏想了想,然后给范浩波打了电话。

米苏之所以没有报警,还是给男人留着情面,是因为这事如果传出去,男人还不得颜面扫地?于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人家会以为她也不是什么好鸟。

范浩波20分钟之后赶了过来,三下五除二,把那个赖皮男人赶走了。米苏的眼泪像决堤的水,怎么都止不住,最后不知怎么就把头埋在了范浩波的肩膀上,范浩波趁势把她拥在了怀里。

后来,米苏知道了桑格为什么一直在自己面前说范浩波的坏话,原来,桑格追范浩波追了很久,都被他拒绝了。

闺蜜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闺蜜就是什么都可以彼此分享,除了男人这种奢侈品。米苏不恨她,人这一生里,谁不会为爱做几件傻事呢?

米苏戒了烟,也不再酗酒,饮食规律了,脸上自然有了光泽,穿长裙,留长发,一副良家女子温良谦恭的小女子姿态,身上是好闻的兰蔻香水的味道,很多男人毫不吝惜自己赞美的目光,新来的上司更是大胆地邀请她共进晚餐。

范浩波说,你可不能没良心啊,你从那个泥潭里爬上来,我可是功不可没,你用什么办法报答我啊?

米苏说,人家都是做好事不留名,哪有你这样赤裸裸要求回报的啊?

范浩波耍赖,我没有那么高风亮节,我是要回报的,不如你嫁给我吧!

世间的事,真的很难说,米苏绕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嫁给了范浩波,嫁给了这个她认为没有安全感的小男人。不过这也是此一时彼一时,今时今日,不能与当初同日而语。不在婚姻里趟过那么一次,怎么检验“人不可貌相”这句话?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