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普中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许先生之百鬼夜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4:30 阅读: 来源:普中板厂家

深夜,蓝色磷火点缀幽暗树林,有白衣时隐时现,有笙歌,起!

莫问前路,自引迷途者向西去。

一一一一百鬼夜行

”叮叮………”

几丝风掠过,挂在赏风亭一角的风铃发出悦耳声音。

坐在赏风亭里的郭子喻,抚着茶杯,心里焦急,符离上山采药许久,怎么也不见回来。

晨起时,雾还未退却,他随符离早早出来,走到赏风亭时,符离说要去灵山采草药,那里路途崎岖不平,多险峻。便不在让他跟着去了,说好晌午时回这里。

又过许久,已近黄昏,微茫的夕阳照进了他无神的眼中,洒在他的衣袂上,可他的影子却不知落到了哪里。

等的太久了,天已经黑尽,他寻摸了一阵,拿起木杖,上了灵山。

可幸,灵山并无符离说的如此难走,他感觉自己行到处处平坦,就连石子都没有。

越是这样他心中却略微不安,身体也越发寒冷。

他边走边喊符离的名字却始终没有人回应。

他越走耳边笙乐越发清明,乐声里时而乐却为极乐,时而悲却是极悲,夹杂了哭声,嬉笑声,吵闹声,说话声。

他越走越觉眼中有些白影恍惚,虽看不太真切,但感觉挺骇人的。

他自觉不好。刚想离开,却和一股无名的重力碰撞,眼睛突然疼痛的挣不开,两只耳朵却突然变的十分敏感,它们警觉的勘查周围的动静。

他鼓起勇气尝试着睁开眼睛,慢慢有微茫的光浸到了双眸里,痛觉渐渐减弱,眼前一切竟然全都明了了。

圆月的夜晚,被雾笼罩的幽暗树林,偶有蟋蟀在草丛中跳跃发出OO@@的动响,还有……还有………,郭子喻大骇,惊悚的看着远处与月光相辉映的清潭边,衣着白裳的长发女子,她用自己以成以成枯骨的手,轻抚长发,发尾竟有滴滴鲜血。

她似乎发现了郭子喻,转过了头,居然是个附着烂了的肌肉和暗红色血液的头骨,头骨发出咯吱的声音,好像跟善意的和他打招呼。

他并不理会那女鬼,壮着胆子跌跌撞撞朝树林深处里跑去。

他看到幽暗树林里,有人是飘着行走的,有人在树林里穿来穿去,他们都没有影子。

突然一位衣着黑衣的男子,拿着一盏幽蓝灯挡了他的道,他苍白的脸上,承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意:”公子,就让我为你引路罢!”

语罢,还未等郭子喻反应过来,黑衣男子已经拽着他的衣袖腾空飞起。

他看的仔细,那个人也没有影子复而又恐惧的看看自己,他自己竟然也没有影子。

郭子喻看着脚下,一阵惊慌失措:”影子!我的影子呢?”

黑衣男子觉得好笑:”公子都死了还要影子做什么?”

他不相信的摇摇头:”怎么可能?”

黑衣男子指着四处飘散的鬼魂们:”看看,他们若是有了影子就不会在此处了!”

”那请告诉我,我是怎么死的?”

”这个,我只管为你引路,不知道这些”

郭子喻还是疑惑。从自己上了灵山一直想,到底是什么时候?

想着想着,渐渐他觉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便合上眼睛,睡了会儿。

而黑衣男子带着他向最黑暗的地方飘去。

天将晓破,郭子喻觉得眼睛越来越痛,痛着他几乎晕厥,身体也变的沉重起来。

黑衣男子一下承受不了他那像活人一样的重量,一不小心就将他丢在灌木里了。

黑衣男子停了下来,本想拽起郭子喻,没想到突然发现他旁侧一团黑气正在慢慢凝聚成人形,大惊。

他从衣袖中拿出一纸白书,看了书几眼,又看了郭子喻几眼,大惊:”原来死的人不是你!”

语罢,黑衣男子如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郭子喻感觉有阳光从茂密森里中投射,覆盖住了他的身体,他睁开眼却和往常一样,看到的只是黑暗。

他清楚的听到了天上,飞鸟随风过境的鸣叫,是那么嘹亮。周围瀑布沿着险峻山崖顺流而下的巨大的冲击声。

他不敢轻举妄动,前方不远处便是悬崖,如若往回走也可能遇到危险。

于是他索性坐了下来,仔细冥想,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之中的百鬼夜行?

这个或许还可以知道是怎么回事。

以前他也曾听人讲过,关于灵山的传说。

此事追溯久远,反正那时战乱,又加之为大旱之年。死的人不计其数,这灵山就是由死人尸骨累积而成的。

因为人死后,还有许多心愿未了,即使是去投了胎也会有怨气,冥界判官为了去除怨气,却将它留在了灵山。

有怨气的地方当然就会有鬼魂, 它们每每夜间游于山中,为刚死于山中的人掌灯,带他们去样极乐世界。

可是郭子喻知道,自己没有死,那名刚消失不久的黑衣男子,最后也说了死的人不是他,可为什么他还会遇到百鬼夜行?

这也是郭子喻自己所疑惑的。

突然,不知何处一声男子的咳嗽声打断的他的思绪,:”公子或许我能解答你此刻的疑惑!”

郭子喻的一怔,有些惊恐,警惕的问男子:”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鄙人姓许,你可以叫我许先生,我自然也和你一样遇到了百鬼夜行,又被困于此地,才知晓你此刻在想些什么?”

听了许先生这一席话,郭子喻放下了警惕复而又问:”许先生可知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可还是生人怎么会看到这些?”

”公子,我看你天生就于别人不同,除了这次,你晚上是不是都不出门的?”

郭子喻点了点头:”对,我眼睛看不见,晚上自然是不会出来的!”

许先生暗自道了声难怪,所有事情他以了然于心。

”不知夫子有没有听说过有一种人,白日为人,晚上似鬼?”

不等郭子喻回答许先生又继续道:”这种人在年幼时候就因为体内侵入太多阴气而患眼疾,年纪越大眼疾也越严重乃至最后失明。不过这只是他们白天才有的症状,等到了晚上,他们体内阴气与外界相呼应,眼睛便能看见,但影子褪去,便不再算是人了!”

郭子喻想想,可能果真如此,他也并非天生眼疾,此次若不是阴差阳错也不知晓自己晚上竟可以看到。

再说说符离,她脸色苍白的回到赏风亭,早已不见郭子喻的身影,估摸着可能是熟人见到他,带他回家去了罢,至家中后竟也不见。

这一下可是慌了她的心神。她暗道不好,莫不是昨晚子喻去灵山寻她去了。

符离踌躇了,昨晚若不是她逃的快,哪能从灵山回来,如若再去灵山又不见子喻那么她可能这一生就再也见不到子喻了,子喻就在灵山呢?

她暗自捏了把冷汗,想着等天暗了下来再去找子喻,毕竟夜晚时候山路好走。

许先生与郭子喻聊开了,便聊了许多话提。

突然郭子喻似乎想起了什么,神情紧张的站了起来。

慌乱的问在他旁侧背靠大树坐着的许先生:”先生,我妻子可能还在灵山之上你知道的多,否想想办法,让我找到她?”

先生睁开眼看了看,黄昏将尽,只留落霞在与山相接的地方还有点点微光。

他也站了起来,暗自道一句:”是时候了!”便不见了踪影。

郭子喻见许先生久久不回他话,还以为他太累睡着了,心里虽着急,却表现的不太那么明了。

等天完全拉下帷幕,郭子喻的眼睛也明了了,再看看周围哪里还有什么许先生。

他耳朵里又传来一阵阵飘忽不定的乐音,眼前又出现了些的白影,他们随意行走,自由穿梭,都朝同一方向涌入。

有一女鬼看郭子喻面熟,便拉着他衣袂中的手,凌空飞至一棵树上,站稳了。

她衣着白裳,脸色并不算太苍白,笑起来很好看,眸中还有些亮光。

郭子喻惶恐的摇头,问女子:”符离,你怎么在这里?”

”符离?”女子巧笑兮:”我不是符离呀!公子难道真不记得我了吗?”

郭子喻心里满是疑惑复而又问:”你不是符离?”

”哦!”白衣女子恍然大悟指着自己说:”你说的是她?”

白衣女子心生欢喜:”这是我昨晚刚换的人皮,怎么样好看吧!”

看着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他因为太过悲伤加之恐惧万分心跳在幽暗的树林和着乐声一起律动。

他用力抓着女子的衣袖:”你……你…说什么?!”

女子有些失措,表现得有些像常人的惊愕,还以为他是在责怪她偷了人皮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那人已经死了拿人皮也没有用!”

死了?死了!符离死了!不会的!

他像疯了般,死死拽住白衣女子的肩,一遍遍质问她:”她是怎么死的?…………怎么死的!”

身为幽灵的女子是不会痛的,不过她却被眼前这位公子样子吓了个半死只好老老实告诉他:”这女子上山采药,不慎摔下崖而死,你知道的………”

郭子喻觉得心像抽空一样,几乎晕厥。

女子觉得再留此处也只能给他徒增烦恼,临走时想了想嘱咐他:”公子,我不管你与她什么关系,从此以后你不能再跟她见面!”

语罢,她欲抽身离去,郭子喻一愣,叹了口气:”符离已死,我又怎么会见到她!”

女子想都没想便告诉了他实情:”她虽死了,却因为你的来到阴差阳错使她的魂魄逃离了灵山,那个为你引路的黑衣人在你身上布了结界,此女鬼不回灵山则罢,如若回来就只有…!”

女子话语突然被一声呼唤盖过。

郭子喻觉得耳熟转身过去,竟看见一脸担忧的符离。

他突然欣喜若狂,飞身下去便拥住了符离,竟然白衣女子的话全都抛掷脑后。

符离笑了笑,突然觉得身上像火烧一样,却还是忍不住说:”子喻走!跟我回家!”

可是都还没等他回答,符离就已经灰飞烟灭。

他瘫倒在地,轻轻呢喃:”娘子,快出来吧!

突然这场景竟有些像小时候,他眼睛还好的时候。和符离捉迷藏,那时她每次都躲在地室里,他明明知道却好不一通乱找,然后得意的用敲着土地:”离儿!我找到你了!”

可他每每都能找到她的,这回怎么就再也找不回了!

树上的白衣女子竟变成了黑袍加衣的男子,他摇了摇头。

树下有白衣小鬼唤了声:”许先生,该回去了!”

先生一直冥思不解自言自语道:”符离,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