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普中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煤炭产业中长期发展趋势预测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8:53:08 阅读: 来源:普中板厂家

我国煤炭产业中长期发展趋势预测

据中国环境报消息,2002年至2011年,我国煤炭产需规模经历了近10年的较快速扩张,今年,这种状况发生了改变,煤炭产需量小幅下降,过剩压力较大,人们不由地发问:煤炭产需规模扩张的过程就此结束了吗?

根据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阶段的分析,笔者判断,煤炭产需量将在2014年以后重拾增长势头,但增势将弱于此前10年,煤炭产需量峰值将出现在2020年前后。

近10年的煤炭产需量快速增长趋于平稳

国家统计局统计的2002年国内煤炭消费量和产量分别是108413万吨标准煤和110732万吨标准煤,2011年分别达到239286万吨标准煤和246931万吨标准煤,年均增长率分别为9.2%和9.3%。如果剔除产量、消费量、进出口量和库存变化量之间的平衡误差,那么近3年的煤炭消费量增幅就应大于产量增幅,这是由于煤炭进口量在大幅增加。

在煤炭产需量快速增长的过程中,煤炭行业的经营状况明显好转,投资热情也日益高涨,煤炭采选业投资完成额增幅持续多年高于全国投资完成额增幅。目前没有可引用的官方统计的煤炭产量、消费量月度数据,但据专业机构分析,2012年1月至7月,全国商品煤实物消费量、产量同比分别持平和下降1.7%,增幅同比分别回落10个百分点和7.7个百分点,折算成标准煤量分别下降0.6%和2.1%,增幅同比分别回落9.2个百分点和6.7个百分点。

基础设施建设是拉动煤炭消费的主力引擎

不同能源品种的需求增长动力不完全相同,石油需求主要取决于终端消费,煤炭需求则与投资建设高度相关。

我国煤炭一半用于发电,其余大部分用于钢铁、建材、化工等重工业行业,剩余领域的煤炭用量占比很低。钢铁、建材和有色金属等重工业产品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生产这些重工业产品,除直接消耗大量煤炭外,还要消耗大量电力。2003年至2011年,我国重工业累计用电量占全社会累计用电量的60.5%,其用电量增量占全部用电量增量的64%,80%以上的发电量为燃煤发电。

在所有建设集群中,对重工业及能源产业拉动力度最大的是房地产开发,其次是重工业本身的投资建设。其实,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占全部投资的比重并不太大,但其单位投资额对钢铁、建材和其他高载能产品的采购量最大。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快速增长在2001年至2011年的11年间一直持续,年均增长25.7%。受此拉动,重工业自2001年开始回暖,行业投资额也开始较快增长,2001年至2011年年均增长33.7%。这是煤炭需求旺盛的主要原因。

从短周期规律看,煤炭需求与各类建设项目的新开工情况,尤其是房屋新开工面积有极强的相关性。

各类投资建设项目在建设初期的土建施工阶段消耗高载能产品较多,2008年上半年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呈负增长状态,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幅持续快速回落,到下半年呈负增长状态,以致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增幅急剧回落。

按季度核计,2008年的四个季度,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幅分别为25.9%、14.1%、-8.2%和-13.7%,房地产开发投资可比价同比增幅分别为17.7%、14.9%、0.4%和9.3%,与此相应,商品煤消费量同比增幅分别为8.6%、5.9%、0.6%和-11.6%。

可见,2008年煤炭需求渐趋疲软的主要原因,是国家对房地产市场及投资领域的调控效应显现。当然,国际金融危机导致的外贸出口量增速放缓也对煤炭需求造成了一定影响,但只是“雪上加霜”的那层“霜”。

2011年四季度以来,煤炭需求趋于疲软,同样也是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效应显现的表现。2011年四季度和2012年上半年房屋新开工面积呈负增长状态,同比分别下降4.1%和7.1%;房地产开发投资可比价同比增幅分别为9.9%和13.4%,其中2012年二季度增幅为10.4%,比2009年二季度至2011年二季度的平均增幅明显回落。这说明目前处在施工后期的在建房屋比重较大,处在主体框架施工阶段的比重较小,对钢铁、水泥需求的拉动力度相对较小,致使整个重工业及相关能源产业趋于疲软。

煤炭需求疲软只是房地产市场挤压泡沫的阶段性现象

任何一个国家的城市化进程都伴随着大规模投资建设。城市化意味着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转向以城市为中心的制造业和第三产业,这会派生出巨大的房地产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建设需求。

对我国而言,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张,房价快速上涨、交通拥堵等问题在一线城市皆有不同程度的表现,城市化结构调整势在必行。在政策引导下,更多的新增城镇人口将向二线、三线城市聚集,这将加速二线、三线城市旧城改造、棚户区改造和“城中村”改造,对投资建设需求产生更强的拉动力。

发达国家的经验证明,在城市化较快发展尤其是城市化率由40%提升到70%的过程中,能源需求会较快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城市化率自1996年开始快速提升,当年达30.5%,2002年升至39.1%,但能源消费量增速并未加快,能源消费量和人均能源消费量年均增速分别为2.8%和1.9%。当城市化率在2003年达到40.5%之后,能源消费量进入较快增长阶段。2011年,我国城市化率达到51.3%,2003年至2011年的城市化率年均上升1.35个百分点,能源消费量和人均能源消费量年均分别增长9.1%和8.5%。

从发达国家的情况看,完成城市化的国家,其城市化率多在75%以上,2009年世界城市化率平均为50%。由此可见,我国的城市化进程还处在中期。据专业机构预计,2020年,我国城市化率将达到65%左右,未来几年城市化率平均每年大约上升1.5个百分点。

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时,日本已经基本完成城市化进程,但我国仍处在城市化中期,住房需求还有很大增长空间,这决定了未来10年的投资建设规模还将较快扩张,煤炭需求也将随之增长。

目前煤炭需求疲软,主要原因是政府调控房地产市场、挤压泡沫的政策效应有所显现。预计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会延续到2013年下半年或2014年上半年,届时有望基本改变住房价格预期,促使理性购房,这一调整过程也将是煤炭需求的低谷期,之后随着房地产市场进入比较健康的发展状态,煤炭需求也将重拾增势。

我国煤炭产需量增势将在未来10年中减弱,峰值将出现在2020年前后,人口波动规律和城市化进程将决定煤炭产业的未来

我国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至70年代中期经历了第一波人口出生高峰,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中期是第二波人口出生高峰期。在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住房市场化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之前,城市居民的住房条件很差。进入21世纪以后,由住房体制改革所引发的第一波出生高峰期人群的改善性住房需求、第二波出生高峰期人群的新增住房需求和城市化加快发展所带来的新增住房需求,这三者叠加,致使刚性住房需求持续了10年的快速增长,并形成房价上涨的一致预期,局部地区形成了较为严重的泡沫,致使房地产开发这一终端投资需求不断膨胀,进而引发重工业及相关能源产业的膨胀发展,投资建设规模超常扩张。

由房地产泡沫所决定,前几年的煤炭需求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泡沫,煤炭产业规模过快扩张存在非理性成分。2011年和2012年,房地产调控效应显现。在国家政策的调控下,未来房地产泡沫将会继续得到有效挤压,恶性膨胀的可能性不大。同时,城市化发展和新一代适婚青年成家立业等所带来的新增住房需求,将在更大程度上承接改善性住房供给。据此可以预见,住房需求增势将明显减弱。

目前,重工业产能已经过剩,在终端投资需求增速减缓的情况下,房地产建设规模的扩张速度也将减慢,这决定了煤炭需求增速也将随之下降。

上世纪末,我国出生人口明显减少,2020年以后适婚青年群体的新增住房需求将会因此下降,并且承接父辈现有住房的情况将在更大程度上体现。同时,城市化的速度将明显放缓,部分城市将因水资源或其他资源严重短缺而不得不进行“去城市化”和“再城市化”,进而带来一些新增住房需求,但总体上由城市化带来的新增住房需求将呈小幅下降态势。

随着我国老龄化社会特征的日渐明显,2020年以后,改善性住房需求将滑坡且主要在住房存量中调剂、交换。如果未来几年未能有效挤压房地产泡沫,2020年前后,刚性住房需求将稳定,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将被彻底挤出。上述情况决定了2020年前后,房地产开发规模将趋于萎缩,建设规模的扩张速度将明显减慢,进而也决定了煤炭产需规模将在这一时期达到峰值。

除投资建设减速外,能源结构变化也是未来10年煤炭需求增势减弱并达到峰值的重要原因。我国政府已对国际社会作出承诺:2020年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40%至45%,非化石能源所占比重达到15%。尽管困难重重,但我国的低碳行动稳健而卓有成效,目前已经建立起促进国民经济低碳发展的法律体系基本框架,编制了涉及新兴能源产业发展和节能减排的一系列规划,确立了发展目标,制定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政策措施。

兑现“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15%以上”的承诺,意味着2020年以后,我国非化石能源的增量可以基本满足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新增能源需求。而且,我国具有十分丰富的页岩气资源,未来10年,随着页岩气开发市场化机制的逐步完善,页岩气开发量将大幅增长,2020年前后新增电力需求将在更大程度上依赖于页岩气,燃煤发电量的增长将受到强力制约。

煤化工产业将成为煤炭需求及煤炭产业发展主要的不确定因素

近年来,我国石油、天然气消费量快速增长,缺口呈扩大趋势,进口依存度持续上升。因此,充分利用丰富的煤炭资源,探索煤炭清洁利用技术,成为我国能源发展的一个重要选择。

2007年1月发布的《煤炭工业发展“十一五”规划》指出,要有序推进煤炭转化示范工程建设。同年11月发布的《煤炭产业政策》指出,在水资源充足、煤炭资源富集地区适度发展煤化工。

目前,现代煤化工示范项目经济效益较好,但是如何解决煤炭转化利用过程中碳排放过高的问题,尚未取得技术上的突破。因而,国家对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天然气等现代煤化工产业的政策取向仍是以示范为主。

2009年9月,国务院批转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指明今后3年原则上不再安排新的现代煤化工试点项目。

2010年6月下发的《关于规范煤制天然气产业发展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在国家出台明确产业政策之前,煤制天然气及配套项目由国家发改委统一核准,地方政府不得擅自核准或备案。

总之,未来产业政策导向将取决于煤化工低碳环保技术的突破。从中长期看,煤化工产业的发展趋势具有不确定性。

安装中国福利彩票开奖

航海日记破解版无限钻石

南方双彩手机版官方免费下载

相关阅读